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白

博文系本人原创作品,未经本人同意,谢绝转载。

 
 
 

日志

 
 

[原创小说]最后一滴血  

2012-01-15 13:29:4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沦陷的上海,十月的夜空充满了迷茫,“竹机关”若隐若现的灯光令人恐惧。

轻轻合上精心制定的代号“降孚”的计划,土肥原贤二的脸上不觉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二位还有何高见?”他用探询的口吻问川本芳太郎和冈野增次郎。川本、冈野心里清楚,这个于毕业帝国陆军大学任驻华武官通晓中国各地方言的“中国通”,参与策划了“九、一八”事变,侵占沈阳后自任了市长,不久,奉板垣之命将溥仪持东北,一手制造了伪“满洲国”,后作为第十四师团长的上司,这只不过是一种象征性的问话。

“派二位做敦请专使,是帝国对你们的信任。以华制华,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我策划了华北五省“自治独立”,制造张北事件,通过“土肥原秦德纯协定”迫使国民党军队撤出了察哈省。说这些目的,是希望你们增强信心,不要负了天皇的重托……”

北平城,秋风习习,“什锦花园”吴公馆,吴佩孚在客厅来来回回踱步。想想以“中国最强者”成为首次亮相美国《时代》杂志周刊封面中国人的风光,但北伐之后,自己却下了野,一蹶不振流寓四川,内心有说不出的痛楚与伤感。天下大势,分分合合,蛰服于北平,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与参加抗战的国民党政府本来就有宿怨,做什么也是一厢情愿,只能是河水不犯井水,好在华北、两湖仍有自己的势力,多多少少还有一点讨价还价的资本,日本人看中他过去的威望和“常胜将军”这块金字招牌,不然,川本、冈野也不会陪着笑脸找上门来。

他走进书房,摊开宣纸,提笔疾书:北望满洲,渤海中,风浪大作。想当年,吉黑辽沈,人民安乐。长白山前设藩篱,黑龙江畔列城郭。到如今,倭寇任纵横,风云恶! 甲午役,土地削;甲辰役,主权堕!叹江山如故,夷族错落。何日奉命提锐旅,一战恢复旧山河,却归来,永作蓬山游,念弥陀!

一时间,“什锦花园”吴公馆宅前车水马龙,军警林立,日特首领及形形色色的汉奸说客络绎不绝,“梅机关”授意发起的各类拥吴社团发劝进信、拥戴电,救民于水火。

让自己出山当傀儡,日本人居心险恶啊。

吴佩孚不肯屈膝就范,痛骂上门游说的大汉奸江朝宗“老而不死”,齐燮元“死无葬身之地”,还斥责汪精卫是“著名汉奸”“无耻下贱”。土肥原决定亲自出马。

宾主落座,土肥原直奔主题,“凭玉帅以往的威望,振臂一呼,肯定对时局大有好处。”土肥原给吴佩孚戴起了高帽。“请玉帅出来,救救我们日本。”吴佩孚哈哈大笑,说:“我自身尚不能救,焉能救人?” 土肥原并不着急,他也要试探,故作轻松地说:“玉帅深思。” “我在中国确有威望。”吴佩孚有点得意洋洋了,但话锋一转,“就是你们日本人不买账,现在我让你们退出中国,退出东三省,行吗?”

没过多久,土肥原再次上门,开门见山地说:“请玉帅出来,调停中日和平。”吴佩孚顺势说:“好哇,我也希望中日和平,但我说话不算数,你打个电话给你们的天皇和蒋委员长,弄一份全权委托书,我一定照办。”吴佩孚打着哈哈说。这无疑是出了个难题,土肥原无以应对。

事不过三。土肥原要以高官为诱饵,劝说吴佩孚出山并保证恢复吴往日的权势。“请玉帅出山,担任原职,维持中日民族问题。”吴佩孚摇摇头苦笑说:“现在根本谈不上出山。如要出山,请贵国人等一概退出中国,包括东北在内,可以吗?”土肥原见有商量的余地,立即提出:“既然如此,就请您出面,开个中外记者招待会,如何?”吴佩孚听后欣然点头同意。

没多久,日本及沦陷区的报刊披露,吴佩孚将举行记者招待会,公布对时局的看法,土肥原还派人事先拟好讲话稿散了出去。与此同时,什锦花园门口也站上了日本宪兵,摆明了含意,姓吴的不识时务就没好果子吃。

吴佩孚满不在乎:“本帅什么没见过,跟我玩这种小儿科?”他决定招待会照常出席无妨。在这次招待会上,吴佩孚当着中外记者坚定宣布,他本人虽然赞成和平,但有三个先决条件:一、日本无条件全面撤兵;二、“中华民国”须保持领土和主权的完整;三、日本应以重庆国民政府为议和的交涉对象。他一转身,大声对秘书道:“你给我逐字译成日文,一字一句,断乎不能有片言更改。”

“降孚”的计划投资巨大,居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土肥原恼羞成怒。

11月24日,吴佩孚吃饭时,饺子馅里的骨头碴儿嵌入牙缝中,顿时疼痛难忍。听说吴佩孚患了牙疾,驻扎在北平的川本少将、华北汉奸组织“治安总部部长”齐燮元等人,带着牙医前来“探视”。

1939年12月4日,北平大雪。川本、齐燮元携日本军医前来强行“治疗”。吴佩孚的夫人张佩兰及幕僚见他们来势汹汹,本能地上前阻拦,齐燮元说:“大帅是国家的人,一切由国家主持安排,家属无权过问。” 家属被川本带来的宪兵赶出卧室。日医用手术刀在浮肿的右腮下气管与静脉的部位一刀割下,只听一声惨呼,吴佩孚圆睁双眼,口中血如泉涌,血流如注。有人喊了一声:快打强心针!日医在医药包里寻找一番,表示没带强心针,旋即跳到床上“抢救”,进行“人工呼吸”,强压胸腔及心脏。这番“抢救”动作,无非是再施手脚,加速死亡。

“天塌了!” 夫人张佩兰痛哭失声,楼上下、院内外一片大乱。吴佩孚亲随张劭溥拔出手枪要打死日医,在众多警特掩护下,日医鼠窜而逃。

公道自在人心。他出殡的那一天,北平万人空巷。

抗战胜利后,为表彰其保持晚节,国民政府追赠他为陆军一级上将。

最后一滴血,是红的。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4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