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白

博文系本人原创作品,未经本人同意,谢绝转载。

 
 
 

日志

 
 

[原创]反向置喙:悖论的祝福   

2010-04-25 01:31:07|  分类: 友人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向置喙:悖论的祝福

——读白铁滨的诗歌近作有感

                任之(作者)

为了说出和白铁滨不同的看法,并作为一种悖论的祝福,这篇文字就从他的话说起。

铁滨总是说自己不是诗人,不会写诗,只是一个诗歌爱好者。我却不以为然,读罢他近期发表于报刊的一些诗作,我更认定了他说的这番话,实在是一个谦逊者的谦虚话语。

他的诗歌,不像本地一些主要以地域特色为写作背景的诗人们的诗,抒情修辞全部打上了绿色的标识。他的诗的选材很宽泛,没有局限在一隅天地。如《鄂伦春人》、《小兴安岭素描》属于本土的,《甲骨文》、《楼兰姑娘》属于外阜的,而《扣问》则既非本土也不是外阜的,应该完全是激情点燃的心灵的火花,现实的矛盾在精神的反思、扣问的诗性呈现。

 应该说铁滨是很会写诗的。

 从我对他的诗歌的阅读的第一感觉,就觉得他的诗在语言的使用上是很有想法的。什么内容的主题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现。如这首《甲骨文》,有明显的古典诗歌的特点,诗句的延伸、流水过程或四言,或五言,或七言,或八言,渲染铺陈,指事叙述。有意思的是,诗中几乎全篇都是在成对依仗中进行、完成的。如“龟甲碎片/兽骨残段”为四言对仗。“祭祀磊肃穆/乾坤砌庄严”、“狩猎嗅林绿/播种迷地甜”等诗句为五言对仗。还有七言八言的,请看:“裂纹承载多少迷惑/纹裂释放多少茫然”、“寥寥权贵祈富贵/睽睽民生泣苍天”、“繁是忧伤者的疑团/简是欢乐者的笑脸”……而自“那儿是地/那儿是天”……以下六七个一气排比的诗句虽然消除了文言的痕迹,却也是在对仗中进行着的。整首诗就是以这样的形式结构语言的面貌和精神内涵,完成了他的咏物抒情。且几乎步步押韵,读来抑扬顿挫,语式虽然有些谨守传承,其平仄音节却很是上口,适于诵读,犹若失重落地,铿然有声,恍惚投石击水,夺人视听,触动心灵,急赴感念和思索。这正应了刘勰的《文心雕龙》专讲对偶的《丽辞》中所言:“必使理圆事密,连避其章。迭用奇偶,节以杂佩,乃其贵耳。”原《现代经济信息》杂志社常务副主编、现任《当代中国》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的著名诗人野人(洪永泰)2009年11月30日评价《甲骨文》一诗:“有深度”并祝贺。

 市青少年文学协会副主席、市青少年文学院副院长,市作家协会理事。报社社委会委员、主任、记者的白铁滨写出的诗歌。他说他不会写诗,谁能相信呢?

 那么,如果说《甲骨文》是一个历史感积淀太久远,几乎与我们的祖先同龄齐寿的这样的一个古老的文物主题,如果再招来古汉语语言的大量的参与、承担来表现,是否能增加不少古色的肃穆和凝重?我不得而知,只能在此带着这样的一种感觉来窃悉作者的创作意图,和美学观念上的把握和运作的心机。而由此我就不认为白铁滨不是诗人,不会写诗的。当然,诗人要把自己看做是一个诗歌爱好者,则更能显示出一个写诗的人为文的认识和精神操守的境界。也不是不可以的,我们不以为然便是,于此不可差强人意不是?

 《鄂伦春人》和《小兴安岭素描》这些诗里所采用的语言则不同,如:“暴风雪中的大烟炮儿/嚣张/惹怒了鄂伦春人的猎枪”、“婆娘自制的老酒滚烫/木刻楞的房子有梦/咱骄傲地大喊一声/伊春/盛产皮毛的地方”……不难想象,如果这类描述山里人的粗旷,豪爽,乃至逮住豪放,豪迈等词性语境的地域个性鲜明的人文主题,若再借助古典诗学的手段来表现,恐怕不但不能实施其职能,反会帮倒忙,拘束了某种美学效应的淋漓发挥和尽情呈现。以及象《楼兰姑娘》等诗的语言,都应该更趋于白话的透明和清澈,在宣情诉志上进行熨帖的摹写和描述。这样,以“伐木人的号子宣誓/心中有颗不落的太阳“的,大脚板踩得雪地作响的爷爷,他的狗皮帽子下的胡须刺破严寒的形象,才能有血有肉,才能:“挥汗如雨的纯朴伴着号子嘹亮”、“义无反顾闯关东的豪气硬朗”。我虽一孔之见,但藉此还是认为白铁滨是诗人,会写诗。虽然他始终认为自己不是诗人……

  记得有一次,他让我给他的诗说道说道,看看有什么不足之处。他如此谦卑,令人十分感动。我虽乐意与人谈诗交流,却也有自知之明:“说道是不敢了,但给你的作品写篇读后感什么的还行。我也是个业余诗歌作者,给你这个主任、院长写,还真有点手怯,不敢说是诗评,只能说是读后感了”……

 铁滨不苟言笑,没有一点为官的架子,他说:“在诗歌面前,皇帝和百姓等身,权贵和布衣齐头,官再大,权势再高,也是一个写诗的,都要靠作品说话。咱们就是哥们之间的交流,你有什么就说什么,但你不要说我是诗人,我就是一个诗歌爱好者,我的东西也都是些不成熟的习作。我从来就不认为自己会写诗。”

  我当然不这样认为。写点什么,褒扬什么,肯定什么,优点长处是什么,我想:自己写的东西或许能对人家的进步有所鼓舞和帮助。他所说的“不会写诗”,显然是指自己的不足和有待提高的部分。既然他已经说了,我只能说他的诗歌的可圈可点之处,从而和他的观点成为一种悖论,给他的人和诗歌。

 用他的话语和言论也可以作为我的又一个悖论给他:

“审美,是艺术创作一个重要特征。我们不可能如数据那样的标准裁定“对”与“不对”。而只能立足于“审美”的基础,衡量“合适”与“不合适”,这便是“分寸感”或“度”。然而,由于诗歌艺术的特殊性,自古以来,“度”易因人、因事而异。在诗歌创作中,能作到“恰到好处”何等的困难。我曾惊叹唐诗宋词的创造,其可贵之处就在于吟诵的“美感”,以及“思想”的无穷变化。但是,今天如何以“诗”的方式赞美生命、讴歌时代”。

“这是诗言志,诗抒情,诗入画,诗写意,更在文字含蓄律动中彰显作者个体对生命的拷问、生的价值思索和行动方略的大写意,不能不引起我们在精神家园的共鸣。”

“创作是凝结诗人的才智、情感及其职业道德的一桩苦差事。特别是在当今讲究经济利益、人心浮躁的大环境下,写诗或言诗是苦差事中的苦差事。”

“应该说,创作是“情感”活动。没有情,谈不上创作。从朦胧诗到现代派,很多“诗人”以文字的苦涩、难懂或字符的生僻搭配为荣,以别人读不懂为艺术的最高境界,实质上远离了生活、没有了“地气”,还奢谈什么曲高和寡?

  以上这些皆摘自铁滨给我市的另一位诗人王满先生的诗集写的序文中的言论,凭这些精彩的见解和论断,说铁滨不是诗人不会写诗,你会信吗?

  还是看这些诗句:“木刻楞房的袅袅炊烟寻觅伐木现场/油锯声声欢唱好似回应娘翘首的盼望”、“娘努着小嘴的微笑/就是伐木人心中那美丽的月亮”,具象与具象,具象与抽象,经诗人主观感觉黏合成的意象,使地域景象和人物形象鲜明、传神。

 “伐木人的号子/倒映着悸动的驼铃/倒映着明媚的春光”、“汤旺河水的的追问/在鄂伦春人的酒壶滴出”,这里的号子可以倒影驼铃,追问可以滴出酒壶,显然是官能交感的逾越、互通了,既所谓现代诗学的通感修辞手法,在诗中艺术化表现的抵达和呈现。这些是一个不会写诗的人所能做到的?所以,这是我又一个否定铁滨说自己不是诗人,不会写诗的话的有力证据。

 在铁滨近期发表的一些诗作中,我尤其喜欢《扣问》和《甲骨文》。我以为这两首诗无论在思想性和艺术性上,都具有了一种诗歌精神的品格和形式上的建筑规划。

 《扣问》这首诗就是主观的思考,在某种回声不得造成心智上的不平衡所产生的矛盾心理,附依在客观物态上的情绪敲击的自然流出和涌动。

与《甲骨文》的语言不同的是,《扣问》完全是口语化的自然流漏,或许,这样能更好的反应和传达出现代人在现代社会中,诸多现实生活压力施加在精神和肉体上的焦虑,愁予,幻灭。应该说《扣问》所表现的精神内涵是含蓄、隐引的,充满暗喻和象征的意味,诗人只是呈现一个个己所扣问的意境,并不直接指示、解说,使人被诗中所表现的一个个不解的矛盾浮想联翩,介入自己的人生经验,完成精神的指向和飞翔。

这首诗的布局结构与《甲骨文》的明喻赋体铺陈不同,全篇由五个看似不相关联的意境组合,几乎单提每一节出来都可自成一首小诗,像影视的定格镜头,叠加而进,产生了蒙太奇般的效应。

那么,有这样的能力来作诗的人,他说他不是诗人,不会写诗,只是一个诗歌爱好者,谁会相信呢?

做为一个同样是爱好写诗的人,做为一个诗友加兄弟,保持一份做人做事的冷静和低调,对我们正确看待自己和社会人生是必要的。但一个写诗的人对另一个写诗的人的诗中所体现的优点和长处,如果不加以肯定,褒扬,只会揭短责备,甚至是大加打压……那怕是充耳不闻,视而不见,那我们做人为文的德性都会大打折扣,真的离诗人的意义越来越远。当然,铁滨的写作不是以诗歌做为主业的,各种文体几乎都有涉猎。他的一些触及社会底层,关注弱势群体的文章,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

 “我总是跟他讲:你要思考,写人生的,不能不懂人生。”

“但我想,不论是哪个国家,诗歌若与国计民生脱轨,与百姓苦乐无缘,都将是末路的。”

“如果说我帮助和支持了他,到不如说我在纯洁自己的心灵。我的境界没那么高尚,没那么超脱,没那么雅量,没那么大气,我只不过是想从他们身上寻找到我的前世今生”……

上面摘抄的几句话,我感到能透视出铁滨内心世界的飞光流彩。这些充满品格的笃实的话语言谈,我认为在精神层面上也是可以与他的话语不“人云亦云”的。

 “一阵阵鸽哨/把晨钟叩响/象形字里谁能找到/自己的模样”。我发现《扣问》这首诗的结句所予人的某种惊警,恰好能用《甲骨文》的结尾两句诗来回答:“昨天的甲骨再现今天的我们/我们在甲骨中复制从前”。

原来,诗人所扣问的精神背景竟是横亘古今的!“家国多少事,根系文字间”。“繁是忧伤者的疑团/简是欢乐者的笑脸”,“沧桑一瞬滑落了泪”这样的思索的跨度可谓深远,令人况味老杜的沉郁,彷佛逼近历史的箴言,落入哲学的向度。而这一切都是基于人本身在生存上的不能自适与精神上的不可飘逸进行的,思索的长途迁徙充满了艰苦跋涉的缱绻。

 这应该是一个诗人的思索 尽管做这样思索的人不说自己是诗人,会写诗,只是一个诗歌爱好者,我却有理由继续我的反向置喙。作为一个悖论给他:铁滨,你不但是一个诗人,而且还很会写诗。尽管诗人的称谓不是自诩的,但你却不能阻止人们这样称呼你。

 我这样称呼你,就是希望自己能成为振兴伊春诗歌的拉拉队和吹鼓手,愿你的诗歌越来越好,不但在年龄在诗歌的品质上,都能作为伊春诗歌的中坚,加入小兴安岭诗歌崛起的合唱中来!

 

 附:白铁滨(一白一丁)

《甲骨文》

龟甲碎片   兽骨残断

刻凿 钻孔 烧灼

祭祀垒肃穆

乾坤砌庄严

 

狩猎嗅林绿  播种迷地甜

生育惦存亡  出行念平安

打仗望旗舞  出征盼凯旋

裂纹承载多少迷惑

纹裂释放多少茫然

 

廖廖权贵祈富贵

睽睽民生泣苍天

哪儿是地  哪儿天

哪儿是丘陵   哪儿是海岸

哪儿是五彩缤纷  哪儿是风雨雷电

哪儿是滴血炎黄   哪儿是承继艰难

哪儿是野蛮血腥   哪儿是文明蹒跚

家国多少事

根系文字间

 

繁是忧伤者的疑团

简是欢乐者的笑脸

变化的是人心

错踪的是梦幻

 

长   把复杂归为简单

短   让简单催爆绚烂

繁琐依附硬度而脆弱

简单被赋予神圣的内涵

 

疏疏挂着沱沱河的水

落落扯着星晨的眼

沧桑一瞬滑落了泪

空旷藏不住惊涛   素面朝天

笑过   哭过

昨天的甲骨再现今天的我们

我们在甲骨中复制从前

  评论这张
 
阅读(491)|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