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白

博文系本人原创作品,未经本人同意,谢绝转载。

 
 
 

日志

 
 

[原创] 我在枯萎的嵩草尖上寻觅那个影子  

2010-04-20 18:43:59|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我在枯萎的嵩草尖上寻觅那个影子 - 一白一丁 - 伊白

 

雨,柔柔的,柔柔的。

小兴安岭的第一场春雨,来的与往年有些不同。

来到汤旺河堤坝上,急切地远眺,汤旺河还在冰封着,满眼的白。置于心灵一角的神圣,能否打捞出那沉甸甸的故事?从未示人而刺入心脾的痛,覆盖着永远抹不平的情愫,任柔柔细细的雨悄然擦拭泪流的眼睛。

我在随风摇曳枯萎的嵩草尖上寻觅他的影子,闯进眼帘的却是兴安寺庙依山而立的庄严与肃穆。不知他的灵魂可在这儿安歇片刻儿,又仿佛从庙宇袅袅腾飞的香火中看到了他的眼睛……

 与他相识是1998年的夏天,他正为出书之事东奔西走,四处无门,到处联络。一天,他背着一大堆书稿来报社找一名资深编辑,编辑只是象征性地叫他留下几篇。恰巧,陪他前来的洪志兄与我有一面之交,便又领他来到我的办公室。听完介绍,我马上与两位副总沟通,他们希望我抽出时间去采访。

 几天后的一个星期天,天空下着瓢泼大雨,打得人睁不开眼晴。我领着摄影记者乘长途客车一路颠簸来到桃山——他工作的地方。匆匆吃了口饭儿,开始了采访。

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出生在江苏徐州,幼年父母离异,与奶奶相依为命,后随父一路要饭来到黑龙江,落户桃山林业局。只上了小学五年级,初中没毕业,就参加了工作,接着是娶妻生子。他有美妙的歌喉,著名歌唱家郭颂欲收其为徙,终因家庭拖累没有实现歌唱家的梦想;他几十次救死扶伤,却惨遭不公平的评议;他是一个下岗工人,为妻子儿女的生活忙碌奔波。面对生活的磨难、困惑、艰辛,他没有消沉,而是不断思考,勇敢地拿起笔,硬是挤时间将自己对人生的感悟一点一滴地写了下来,一晃儿就是五年……

他时而哭,时而泣,时而怒,时而喜,采访不知不觉从晚9时到了第二天凌晨5时。我的脑海里始终缠绕着两个字:精神……

 意想不到的是,当地的宣传部长早早地等在宾馆大厅。嘘寒问暖客套后,上前耳语,说党委书记想见我。我说采访完再说,宣传部长有点失望儿。我又采访熟悉他的和与之工作过的许多人,去了他家。但没有忘记党委书记的招见,因为宣传有宣传的纪律,记者有记者的责任。我们见面很轻松很客气,党委书记希望我慎重,说这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我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晚饭后,我去找公安局的政委,查证了我要考据的一切与他有关的事情,结果,均查无实据。我和摄影记者连夜返回伊春。

 一周后,我撰写的通讯《一个普通人的多彩人生》以整版推出,引起读者强烈反响。时任黑龙江省省委副书记杨光洪同志委托秘书给其打去慰问电话,林业老英雄马永顺给他介绍老作家加以指导。1999年的一天,他兴高采烈地来到我办公室,请我为他即将出版的书作序,我再三推脱。一个三十刚出头的我,给人家写人生的书作序,我是有自知之明的,那是不知天高地厚。又过了几天,他说在吉林,叫我快快把写好的序给寄去。吉林人民出版社社长还亲自与我通了话。实在没办法,我只好草拟短文《心中有颗不落的太阳》,权当充数。《人生寄语》一书,由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

 《人生寄语》出版,招来了各路媒体的宣传,接着是再版三版。他去雷锋生前连队赠书、到学校做辅导、下矿井进监狱演讲,省内省外,一连就是几年,稿费都花在了上面,可他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改观。

 他的儿子因打架斗殴被判了5年有期徒刑,一双女儿也下了岗,传言他又有了红颜……

每次他来伊春,我总是跟他讲:“你要思考,写人生的,不能不懂人生。”

或许是我真诚的话他放在了心上,每次来,我总是从他流泪的述说和经常颤抖的身儿,读出许许多多的心酸……

他开了个小书店,我急匆匆告假前去祝贺,为他发自内心的高兴。我家里书柜摆放的《史记》,就是他赠送给我的。没想到,一天他妻子打电话,说其病了,我给予劝慰。那年五一节,我们一同神游了桃山。接下来的日子,我俩时常通话,他总是表达对我无限的感激。突然一天,他和妻子出现在我的办公室,人脱相了,从一楼到四楼竟用了20多分钟。

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清晨,他的大女儿打来电话说:我爸爸走了……

 我的心好象被剜了一下,钻心的疼,刺骨的痛。与他交往的一幕幕情景总是浮现在眼前,我仿佛看到他伤痕累累远去的背影……

 从那以后,以前谈笑风声的我,变了;我无法从失去这样一位至友的悲伤中自拔,痛楚、不语、无望、沉默……

那是我仅有的两个下岗工人朋友中的一个,我引以为荣之中的一个啊,我一直把他们当作自己的亲兄弟。我还曾介绍麦抱人与他相识,就是希望他们相互鼓励,笑对人生。如果说我帮助和支持了他,倒不如说我在纯洁自己的心灵。我的境界没那么高尚,没那么超脱,没那么雅量,没那么大气,我只不过是想从他们身上寻找到我的前世今生……

 小兴安岭的雨仍在不停地下着……

我不知我的思想能否靠近那远去的灵魂,那远去的灵魂是否找到了他的天堂。上帝是善良的,正如善良的我们。我猜想,如果杜鹃花开了,一定有一朵儿是他在天堂捎来的祝福或微笑……

  评论这张
 
阅读(467)| 评论(8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