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白

博文系本人原创作品,未经本人同意,谢绝转载。

 
 
 

日志

 
 

[原创]生活需要发现灿烂的眼睛  

2009-09-07 21:51:1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       春

                                              [小说]                        

 

买还是不买?钱从哪里来?看着一块块心仪己久的林子被买走, 拴柱子心里这个急儿。爬在炕沿儿上, 他一口接一口地吸着烟,怎么也睡不着。烟雾弥漫,呛得妻子杜鹃翻来覆去睡不着,她不高兴地瞒怨道:“别抽了,折腾啥,都40多岁了,心里装不住一点事儿。”“唠叨个屁儿,睡儿能顶事,我愿抽儿,睡觉也睹不住你的破嘴,”他边嘟囔边从被窝里爬出来,灯也不开,摸索着穿好衣服和鞋,往屋外走。“你上哪?”杜鹃急忙伸手打开灯,“黑灯瞎火的。”“走走,闹心儿。”

五月的香草河,笼罩在寂静的夜幕中。拴柱子家房后100多米就是香草河,去年的伏天像孙猴子的脸——说变就变,早晨还亮瓦晴天,可是没到中午,满天乌云,阴的像个黑锅底,一阵狂风过后,豆大的雨点飘泼似的下起来,一连几天,河水一个劲地猛往上涨 。 从小时懂事那天起,每到夏天,他就瞒着奶奶偷偷和小伙伴们常到河里抓鱼、洗澡,从没见过香草河像匹野马似的咆哮着向下游去。河水没几天就出糟了,他的养鸡场被淹了,木耳段冲走了一大半,“三位一体”的畜禽舍、沼气池、厕所也被毁坏,刚刚见点回头钱, 多年的辛苦一下付诸东流了。杜鹃到是个乐观派,看着拴柱子一筹莫展的样子,劝慰道:“ 愁也没用,你还得把当年给我们当青年队长的劲拿出来,要不,我能嫁你。大不了儿,从头再来。”看着妻子期盼和鼓励目光,点点头说:“就你心大,宽的像太平洋。”

俩人好是拴柱子的奶奶从中牵线搭的桥。杜鹃那时在林场当广播员兼通讯员,大高个,杨柳细腰, 长个笑面,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见人一说一笑,林场的男青年总是喜欢找借口和她说几句话。有一次,她到局宣传部送材料,宣传部长一眼就相中了她,托人给自己儿子说媒,杜鹃不知怎么拒绝,推脱自己年龄小,实际在她的心里已有了男朋友人选。她和拴柱子从小一块长大,既是同班同学,两家又是邻居。林场人都知道,拴柱奶奶60岁那年,妈妈才生了他,那是个宝。奶奶抿着嘴那个乐呀,逢人就说:“你说我这儿媳妇肚子还真争气,终于给我生出个带把儿的。要不,那7个丫头片子,连接户口本的都没有。这回我可以上老孙家祖宗板了!”奶奶了却自己的心愿,以前终日阴沉的脸从此终于晴天了;在小学当老师的妈妈如释重负,也怕三代单传的孙家在她这断了香火,似乎完成了一项重大任务,紧绷的神经突然一下松驰下来,却总是病怏怏的,在拴柱子7岁时去逝了。林场的男女老少都感到十分惋惜,没有不夸她的。老的说,白瞎这个人啦,侍候一家老小十口,没享着一天福;小的说,老师的课讲的可好啦,从不教训人,我们可愿听了。父亲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家庭的经济重担一下压在他的身上,日子过得更加紧吧吧的,好在有奶奶帮助支撑。

拴柱子初中毕业那年17岁,说什么也不想继续读书了,他下决心要改变家里的穷日子。奶奶、父亲怎么劝也不见效的,只好由着他。还别说,在林场青年队工作两年中,拴柱子由于踏实肯干表现出色,不仅当上了青年队长,还转为固定工人。谁也没有想到,林场的采伐任务越来越少,拖欠职工工资的月薪越来越多,场子号召以户自力,自谋出路成了无奈的选择。拴柱子心想:活人总不叫尿憋死,凭自己一身力气还怕挣不着钱?拴柱子乘陪六姐梦弟到山下办嫁妆时,留心观察了一下市场,琢磨给居民换液化气瓶可能效益不错。说干就干,租房、买倒骑驴,风吹雨淋起早贪黑在山下干了一年,挣了二万多。奶奶惦念他,一见孙子累的又黑又瘦,心疼地叨咕,“我都80了,有今儿没明儿,钱有多多花,有少少花,快点和杜鹃结婚吧,哪天我两腿一蹬儿,也能闭上眼了。”百事孝为先,孝顺不如顺从,拴柱子满脸笑容地应承下来。老邻旧居,知根知底,奶奶主动上门一说,杜鹃和父母高兴地答应了这门婚事。当年媳妇当年孩,杜鹃生了个胖丫头。这回奶奶倒没不高兴,别人一问,她总是笑眯眯地说:生啥都一样,生了就好,生了就好。

天刚朦朦亮,杜鹃就做好了饭。拴柱子对她说:“我想去趟山下,找六姐夫商量商量,你看行不?”“怎么不行,人家大小也是局党史办主任,比咱们了解政策,叫他帮咱拿个主意。”“吃完儿饭我就去,你再找场长好好打听打听。”“行,你也别太上火,好饭不怕晚。”拴柱子忽忽扒拉儿几口饭,座车下山了。

六姐夫俩口子在林业局郎才女貌是出了名的。俩人师范学校毕业后,六姐梦弟在局一中一直教语文。六姐夫先在林业局广播站当编辑、副站长,又到宣传部任副部长,再被提拔为党办主任,一路仕途走过,靠的是一支笔。两年前不知什么原因,被调到党史办。机关里的人私下都议论他文字功夫好,为人也耿直,缺点也明显,不会搞关系,跟新来的书记没整明白。六姐夫到是无所谓,本来官欲就不大,也深知自己的在官场混儿不出个所以然,这么多年没日没夜写材料,能乐得清闲,不是什么坏事,再说还能继续搞自己的爱好——文学创作,和乐而不为呢。一听拴柱子说要买林子,六姐夫一个劲地点头。“你别总点头呀,买还是不买?”“当然买啦。全市目前才拿出8万公顷林子,这是林权制度改革试点,就像当年买内部原始股,你不是企业员工,得托门弄呛才能买到,等一上市,没买的,后悔也晚了。”“股票那玩意我不懂。 六姐夫,我知道有不少套牢的,弄得挺惨儿。你说这掉??的好事,我就琢磨不透,那有头有脸、有钱的怎么不买?”“你别瞎联系。你以为人家不想买?上面要求外部投资者暂不进入。什么叫暂不进入?你明白不?”“六姐夫,你绕啥弯子,我要明白,还来问你。”“你说说,倒腾木材挣不挣钱?谁都知道挣钱,林业职工这么多,有几个靠木材发家的,有几个致富的,钱都让人家大户挣去了。现在是政策不允许,等政策允许了,外部投资者,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大户,人家资金马上杀入,你没林子又没其它项目,只好给人家打工。”拴柱子听六姐夫一说,心里火烧火烙的,他疑虑不解地问:“真的有这么残酷?”“那当然了,你可能不知道,我们这的职工工资仅为全国林业系统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的29.56%,这次改革本身就有对林业职工补偿的性质。你想想, 天保工程,你管护受益了吧?自己再有块林子,就是林主。不然你以后采点山野菜都没地儿,人家买下的林子凭什么让你去采东西,对不对?“嗯呐,你说的还真是个理儿。还是你们坐机关的,有文化,一说一套,听着挺明白,要不我脑子像一锅粥似的,也弄不出个所以然。”“你这实在人也学会忽悠了?”“真的,六姐夫,忽悠你有啥用呀,我说的是心里话儿。”看着拴柱子急着辩解的样子,六姐夫忍不住笑了,忙说:“你别当真儿,姐夫和你开玩笑呢。咱别扯闲白,我还没问你,你家杜鹃啥意思,到底想不想买?”“哪还用问,怎么不想。她那人你还不了解,心大,火上房不着急。就说我们家去年被水淹吧,”没等拴柱子把话说完,六姐夫急忙打断他的话,“对了,你不说,我还忘问了,你买林子的钱筹集的怎么样?”“别提了,我算了一下,按优惠价买10公顷也得八万多,我现在手头只有五万,买也买不了多少。”“你别急,我这有一万多,你先拿去用。”拴柱子疑惑不解地问:“你哪来这么多钱儿?六姐夫,我六姐管的那么严,”六姐夫扑哧一声笑了,“小瞧我不是,猫能上树熊会过河,我就不行有两儿过河钱?”“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拴柱子脸一下涨得通红,不知怎么解采才好。“行了,行了,看把你急的。实话告诉你吧,这一万多块钱是我这么多年的稿费,本来想以后出书用的,你先拿去应应急。”“那不耽误你的事吗?“我又不想出什么名,旱一天晚一天无所谓。我一会儿给你六姐打个电话,叫她看看家里还有多少,再帮你凑凑。”“六姐夫,你可帮我大忙了!叫我说什么好呢。”“啥也别说,朋友有难还得帮忙呢,咱不是亲戚吗。”拴柱子高兴的连连点头称是。

在六姐夫家吃过午饭,拴柱子怀揣着二万元钱,乐滋滋地蹬上了开往香草河的客车。他在脑海里一遍遍构画如何清理林中杂木、防治病虽害,选择适宜载植什么树种,在林下再开发些什么,投入多少,效益如何,在琢磨中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在梦中,他看见自己种的树苗蹭蹭一个劲地长,林中鸟语花香,可是一棵树却向自己迎面砸来,他的心不由往上一提,就再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他看到迎面驶来的大货车撞向自己坐的客车,他不由惊恐地大叫一声,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躺在医院的拴柱子终于从昏迷中醒来,杜鹃激动的热泪盈眶,她紧握着他的手,扒在他的耳边轻轻告诉他说:“林子买好了!”拴柱子努力地睁开眼睛,拼着力气说:“我知道你能行!”灿烂的笑容挂在他的脸上……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