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白

博文系本人原创作品,未经本人同意,谢绝转载。

 
 
 

日志

 
 

[原创]在灵魂的阳光地带呐喊  

2009-12-19 21:50:15|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王满先生的诗有感

读王满先生的诗,总是给人一种奋起直追、催人图强、奋力拼搏、勇猛精进的感动,我很惊喜这诗中前行的吟诵,就如同爹娘的贴心的话语,或挚友叮咛,真诚而不虚伪,淡定而不猥琐,言尽而不藏尾、宽阔而不漂浮。蕴含着真,“即显示真实的美(罗丹语)。

创作是凝结诗人的才智、情感及其职业道德的一桩苦差事。特别是在当今讲究经济利益、人心浮躁的大环境下,写诗或言诗是苦差事中的苦差事。王满先生却以自己坦荡的胸怀、哲学的思索、动情的笔墨吟诵:既然我们是人生的拓荒者、那就用坚韧意志的铁犁、翻耕板结的荒地、在每一粒黑土的胚胎中、播下希望的新绿(《拓荒》)。这是诗言志,诗抒情,诗入画,诗写意,更在文字含蓄律动中彰显作者个体对生命的拷问、生的价值思索和行动方略的大写意,不能不引起我们在精神家园的共鸣。

审美,是艺术创作一个重要特征。我们不可能如数据那样的标准裁定“对”与“不对”。而只能立足于“审美”的基础,衡量“合适”与“不合适”,这便是“分寸感”或“度”。然而,由于诗歌艺术的特殊性,自古以来,“度”易因人、因事而异。在诗歌创作中,能作到“恰到好处”何等的困难。我曾惊叹唐诗宋词的创造,其可贵之处就在于吟诵的“美感”,以及“思想”的无穷变化。但是,今天如何以“诗”的方式赞美生命、讴歌时代,王满先生吟唱:有时我真以为希望死了、不然在漆黑中、驶向码头的船舶、为什么划不出夜的长河、我曾经叹息过、诅咒过、呐喊过、当突然而至的风、将蒙着太阳的黑幕吹落、我才知道、这绝望的边缘、恰是敲响黎明晨钟的一刻(《我才知道》)。我们喜欢明媚的春光、也难拒绝不期而至的寒流、当小草难以掩埋春寒、那就默默地忍受、就像宽阔而平静的湖、不必在意被冷风吹皱(《不必在意》)。正因为生活有说不出的苦涩、我们才应该做快乐的歌者、每一天都让跳跃的音符、奔流在心中的小河(《我们是生活的歌者》)。

应该说,创作是“情感”活动。没有情,谈不上创作。从朦胧诗到现代派,很多“诗人”以文字的苦涩、难懂或字符的生僻搭配为荣,以别人读不懂为艺术的最高境界,实质上远离了生活、没有了“地气”,还奢谈什么曲高和寡?“都说我国诗歌现状不怎么景气,但我想,不论是哪个国家,诗歌若与国计民生脱轨,与百姓苦乐无缘,都将是末路的。”

我不能说王满先生的吟唱有多么的伟大,更不敢评判他的诗歌多么超凡脱俗,但至少我可以大胆的说:这是我们时代需要的诗歌,是我们需要的的歌者。因为,先生说:“心里的树枯死了、灵魂则变成了灰尘的符号,我变成了一条鱼,畅游在幽静的夜光里,让疲惫的心享受片刻的安逸。”所以,“别问云帆,是否在花海中起航。如果幸遇一棵蒿草,就用纤细的蔓儿缠上,牵引着未来,沿那阶梯缓缓成长。执着地穿越,浮华尘埃迷眸的风口,一路潇洒地走。

我愿心灰意冷时,伴着先生的吟唱入眠。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