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白

博文系本人原创作品,未经本人同意,谢绝转载。

 
 
 

日志

 
 

[原创]灵与肉:丢失在伊甸园的密码  

2009-11-22 20:21:11|  分类: 原创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灵与肉:丢失在伊甸园的密码 - 一白一丁 - 伊白

 

 

灵与肉:丢失在伊甸园的密码

——解读伏尔泰之二:两性的油彩

                  (原创\谢绝摘抄)

爱米莉死了!

伏尔泰的心碎了!流血的心呐喊:“你是如此美丽,让人类的一半成为你的敌人”。

43岁的爱米莉怀上了情人圣朗贝尔的孩子。红杏出墙,这次却是致命的。9月3日,她生下了一个女孩,第二天,孩子便死了。那一天,伏尔泰、圣朗贝尔和她的丈夫夏特莱伯爵站在她的床前,她感觉死亡临近,没有请神父,而是让人把她的《数学原理》译稿拿来,用颤抖的手写下“1749年9月10日”,便离开了人世。

我想穿越时空去觖摸爱米莉的精神高地,想像她慎密的数理思维中,情与爱、性与情、灵与肉如何在情人与丈夫、婚姻与家庭、学问与性情、现实与浪漫中撕杀、搏斗,她生命的轨迹究竟想张扬一个什么样的的图画,或者想证明什么?证明给谁?

1733年,39岁的伏尔泰遇到了27岁的爱米莉。多年来的动荡与漂泊既给他带来了无尽的烦恼,但创作的大量诗歌和戏剧不仅蜚声文坛,而且也深得上流社会的赞赏。在风流浪漫的巴黎,“年轻的妇女们见到伏尔泰先生就顶礼膜拜,已成为一种时尚。就连最轻浮饶舌的人也以能背诵这位诗人的作品为荣。”(法国当代史学家勒诺特尔《法国历史轶闻》)先后有多名上流社会的女人成为他的亲密朋友,有些贵夫人甚至还千方百计地争做他的情妇。

盛夏的一个晚上,伏尔泰的情妇圣皮埃尔公爵夫人陪伴一个女子来到了他的住宅,军官夏特莱侯爵夫人,已生有一儿一女。她高高的个儿,端庄的容貌,嘴角带笑,浓密的长发卷起来高高地堆在洁净明丽而又宽阔的额头上。虽说不上很漂亮,但却热情、大方、可爱。他们一起谈诗歌,谈戏剧,谈历史,谈牛顿,谈洛克……爱米莉对伏尔泰渊博的学识、机智的谈吐和风流儒雅的举止崇拜得五体投地。在离开之前,居然情不自禁地扑入他的怀抱,紧紧搂住他的脖子,热烈地亲吻他。

第二天,伏尔泰通过公爵夫人转交了他给爱米莉的求爱信。一对相见恨晚的情人很自然地走到了一起。

在当时法国上层社会,这样的婚姻是非常普遍的。在伏尔泰之前,爱米莉还有过三个情人。

情人,是很有刺激性和杀伤力的。

爱米莉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情人。

伏尔泰对人说:她不是我的情人,她是我的灵魂。

她精通物理、数学、化学、天文学,懂英文、意大利文和拉丁文,翻译过维吉尔的史诗,撰写过关于莱布尼兹哲学和牛顿微积分的论文,智慧超群,风流自赏;交际场上,她举止高雅,有贵妇人风度;说文谈诗,她又有学识渊博的哲学家气质。她在18世纪的中叶就推测到了红外线,翻译牛顿的《天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以至于法国人对牛顿的理解超过了英国人。

伏尔泰从英国回来后,思想中一直充满着牛顿的科学发现和洛克的哲学原理,一天到晚张嘴闭嘴都是这两位英国人的名字。在巴黎很少有人能够与他讨论这些问题,而爱米莉竟能够与他交谈,这叫他刮目相看、欣喜异常!他写到:“你是如此聪慧,让世人惧服。”“为什么我这么晚才见到你呢?在你到来之前,我不断在寻找爱情,可得到的却只是海市蜃楼”。

    1734年5月,在香槟省西塞镇的布莱兹河谷13世纪的古堡西雷庄园,逃生的伏尔泰在爱米莉的帮助下,得到对妻子的移情别恋毫不介意的夏特莱侯爵的理解与支持,同意把西雷别墅提供给伏尔泰和爱米莉使用。

巴黎的上流社会正对爱米莉与伏尔泰的关系议论纷纷,有的羡慕,有的称赞,但更多的是嫉妒和非难。爱米莉有自己的主见,对别人的议论不屑一顾,泰然自若地继续着往日的社交,唱歌、跳舞、打牌赌博,尽情享受着巴黎上流社会的荣华生活。此外,她还一直跟法国著名的科学家莫伯都依认真地学习着数学。

10月,爱米莉离开巴黎,来到了西雷伏尔泰的身边。她一下子还难以适应这里的单调、乏味的生活,她太喜欢灯红酒绿、浪漫奢华的巴黎社交生活了。圣诞节即将来临,她实在耐不住寂寞,又离开西雷来到了巴黎。夏特莱侯爵经济并不宽裕,她以前还能注意节俭,不敢过分奢侈。可是与富有的伏尔泰相识后,感受到了奢华生活的乐趣,大肆挥霍,日日邀友,夜夜饮宴。沉醉于风花雪月的夏特莱侯爵夫人并没有忘记她的落难情人,在巴黎的社交中,她也在积极为伏尔泰斡旋。

出于对情人的爱,不久她回到西雷。

此时,伏尔泰和爱米莉像夫妻一样生活在一起。白天,分别到自己的房间,一个沉吟赋诗,一个求解论证;一个潜心写自己的著作,一个专心做自己的实验。大厅里到处堆放的都是数学、物理、化学、天文学等方面的仪器。晚饭后,他们在一起喝咖啡,交流一下各自的工作进程,然后又分头钻进自己的工作室,直到深夜才相聚到一起。

[原创]灵与肉:丢失在伊甸园的密码 - 一白一丁 - 伊白

像爱米莉最初希望的那样,夏特莱侯爵既没有对伏尔泰这位第三者插足感到憎恨或提出决斗,也没有乘人之危驱赶这位当局的“罪人”。反而对这位杰出的作家十分尊敬,并把他当作知心好友看待。侯爵先生有时也从部队回到西雷,看望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们,但他从来不干扰妻子和伏尔泰之间的事情,当伏尔泰和爱米莉各自钻进自己的房间工作时,侯爵就和孩子们一起玩耍、吃饭。

伏尔泰和爱米莉是与众不同的一对。

与爱好自然科学的爱米莉朝夕相处,伏尔泰也潜移默化,逐渐对自然哲学发生了兴趣。经常躲在暗室里,参照牛顿的光学理论,用朋友送来或自己购买的仪器做光学试验,并开始边试验边着手撰写《牛顿哲学原理》。1738年,《牛顿哲学原理》首次在荷兰出版,伏尔泰把它题献给了他心爱的爱米莉。她愉快地接受了这个荣誉,因为,伏尔泰能完成《牛顿哲学原理》在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爱米莉的鼓励、帮助和直接参与。

爱米莉博才多艺,思想敏捷,风流洒脱,追求过的男人,除了自己的丈夫外,几乎都是比较有学问的人,像里舍利厄、莫伯都依、伏尔泰以及后来的圣朗贝。

爱米莉脾气暴躁,喜欢独断专行,而伏尔泰虽文质彬彬,但也容易激动,经常为一些小事而发生争执。一旦吵起来,彼此都会大喊大叫,好在事后都不记仇,重新和好很快。过后,还用英语彼此讲一些慰藉的温柔话,一次晚宴上,伏尔泰本来答应给大家朗诵一首诗,因爱米莉不让他喝一杯葡萄酒,一气之下,拒绝履行诺言,爱米莉也板起脸来,客人们非常尴尬。在大家的劝说下,伏尔泰还是朗诵了他的诗,在客人的喝彩中,爱米莉走上前去,一把搂住伏尔泰的脖子,狂吻不停,晚宴的气氛顿时又变得热烈欢快,大家感到很惬意。

由于伏尔泰的原因,他们的情爱几乎成了柏拉图式的爱情。在哲理诗《摩登人物》中,他巧妙地辩护:在伊甸园中,教会神学家肉麻地鼓吹那种纯洁的爱不过是兽欲而已,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一种动物的本能。伏尔泰曾经巧妙而温和地批评叶卡捷琳娜二世女皇走马灯一样的风流韵事,女皇却说:“你问我对谁忠贞?当然是对漂亮脸蛋了。漂亮脸蛋总是让我心动不已。”这也反证了伏尔泰不是“爱情杀手。” 

爱米莉曾有一段自白,颇能概括自1735年以后她的生活:“由于那个征服了我的灵魂的人的爱情,我在十年中是幸福的,这十年,我是和他肩并肩地度过的,没有片刻的厌烦和倦怠。当年龄和疾病减弱了他的兴趣,我竟然长时间地无所觉察,因为我一直为两个人在爱;我生命的每分每秒都和他在一起,我这颗不存一丝疑虑的心,享受着爱的快乐和自以为被爱的幻觉。”

     当伏尔泰第一次发现风流诗人圣朗贝尔伯爵与爱米莉的情人关系时,发了火。但一夜过后,便握手言和,并且写了一首俏皮的诗:“这美丽的花,只是为你而开放。 你采下的是玫瑰,而刺却留给了我……”

法国人的浪漫是浸透在血液里的,人性的张扬也无所顾忌。不像中国人把自己装在套子里,骨髓烙印的浪漫停留在想象:“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诗经)或把浪漫泻在纸上来编故事,牛郎织女、孟姜女哭长城、白蛇传、梁山伯与祝英台。

再有胆子大的,也是糟蹋了浪漫,周幽王烽火戏诸侯、霸王别姬。明明是唐明皇以权势霸占儿媳的乱轮可耻之事,一首《长恨歌》竟把它描述成皇帝和杨贵妃真挚的爱情。这哪是什么“爱情”,而是皇帝玩弄女性的一段故事,这在皇权加男权制度下是司空见惯的。

苏东坡到是欣赏佳人,不管是青楼妓女、戏子歌女,还是朋友的妻子,有名有姓的美女有王弗、王闰之、王朝云,这才有千古佳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鸳鸯蝴蝶派开山人苏曼殊大师先后几番出家,依然斩不断情丝纠缠,情种一个,大概是中国最风流的和尚了,青梅菊子,表姐静子,师妹雪鸿,邻家佩珊,友妻何震,青楼金凤等情人,35岁卒于上海,只是:“人间花草太匆匆,春木残时花已空。”若论近现代中国第一才女,非林徽因莫属,梁思成为博美人一笑慌忙掉下车摔断了腿;徐志摩为觅得佳人,嫌飞机太慢,自己先飞了下来;哲学家、逻辑学家金岳霖为了她,一辈子不娶,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与三个”的故事,能有什么味道?

德国哲学家叔本华一辈子最想不通的就是为什么那么多愚蠢的男人会喜欢那些“窄肩/短腿/肥臀”的女人。他说,爱情是骗人的,婚姻即坟墓,一个人不快乐,多个人也不会快乐,我们就像是挤在一起的刺猬,不能太近,因为会扎人,也不能太远,因为怕冷。尼采愤愤地说:要去女人那里吗?别忘了带上你的鞭子!到是法国作家、女权主义者波伏娃《第二性》的横空出世,改变了半个世界:女人们从此站起来了!“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变成的”。波伏娃用事实封住了他们的嘴。

历史在传言面前永远是一副高尚脸谱。人们只是记住了爱米莉后“情人”两个字,谁愿打开那故纸堆一探究竟?

伏尔泰对女人的态度胜过其他的自由思想家,他说“女人有能力做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她们与我们惟一不同的地方是她们更和蔼可亲”。爱米莉,因为伏尔泰情人而留名青史,这是不公正的。

我分明看到,伏尔泰有时会在傍晚徘徊在与爱米莉年轻时相会的地方,喃喃地说:“我将在我们乡下的那个田野,仰望天空,注视我独一的星星,等待我的爱米莉。”

爱米莉死了!

谁解两性的油彩?

 

  

  评论这张
 
阅读(8039)| 评论(3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